tlhIngan,Qapla’ Balth je’ —Klingon Art赏


Hov leng Ho’wI’ jIH(我是个TREEKIES),请允许我以这句多少显得矫情非常的克林贡语开头。今年对于这颗星球上千千万万的TREEKIES跟TREKKERS来说可能显得多少有些平淡无奇,狂欢在去年的新版电影中被点燃,《TBBT》里谢耳朵又为ST大大做了一把全球推广普及,那我们还高兴个啥劲儿呢?
当然还是有乐子!那就是历经N年的扯皮,内讧跟劳资纠纷已然快变为传说的MMORPG《StarTrek Online》终于在2月2日开始发售并在北美地区率先运营。早在04-05年间,Perpetual Entertainment就从派拉蒙那里得到了《Star Trek》电视系列影集和电影的游戏改编授权。当初的游戏剧情设定则是打算从《Star Trek: Nemesis》展开,还煞有介事的预计2006年完成开发并测试,2007年初正式上市。但这之后突如其来的变故致使游戏开发陷入泥沼当中,开发团队几经易手,宣传公司的起诉令迷友对这款游戏的期待近乎绝望。最终Cryptic Studios接手后这才算是有了着落。虽然跳票跳的是有些夸张,不过毋庸置疑的是《StarTrek Online》将极大丰富ST体系的各种具象设定,延伸剧情,扩充迷友同玩家对各类飞船,星球,种族,文明,技能甚至是军衔制度等元素的认知。最近此款游戏的概念设计师Chris Legaspi还专门在博客中放出了自己创作的一副以KLINGON人为主题的插画,当然这画作并不是闲着没事儿画来自赏的,都将被刊载在即将出版的《StarTrek Magazine》第151期中,而这期的主题就是《Klingon special: Honor, culture, weapons, and language》-克林贡文化体系大盘点!

《Star Trek Magazine》可以说是最地道的ST迷友杂志了,如果说《STAR LOG》是因为热爱ST而被创办起来进而成为传奇式的主流科幻杂志,那么其根根本本就是ST的忠实奴仆,十五年来形影不离。1995年3月-即当年的Star Trek Monthly,Titan UK(著名独立传媒出版集团,现今的业务已经包含图书,漫画,电视,电影等不同领域。非常热衷于推广科幻,奇想文化。)在英国创办发行了该杂志,以配合之后将要播放的电视剧集《Star Trek: Voyager》。不过最初它仅局限在英联邦地域范围内发行,包括英国本土,爱尔兰,澳大利亚以及新西兰;后来开始发行法语版,但也没跑出欧洲。2006年8月,杂志终于进入北美地区,其128期就作为了北美版创刊号出版。而杂志在坚持了十年月刊制度下,最终于2004年决定压缩成本改为双月刊出版。也许正是为了配合第11部ST电影的上映,以及可预料到的ST文化复兴回热,从去年的3-4月刊第143期开始,杂志再度做出了调整,改为一年出版八期。明智的决策,有大量GEEK,NERD,TREEKIES跟TREKKERS的捧场,想必杂志的编辑们跟出版人也乐得开花了。
说回到克林贡人,去年的新电影居然没有给一个出场露脸的机会,唯一的提及就是被一艘Romulans采矿船“NARADA”号全歼舰队,实在是够惨的。虽说Romulans的疆域,军事科技甚至是侵略性确实比KLINGON跟星联强(一说星联指代以美国为主的民主文明,KLINGON指代苏联,Romulans指代古罗马帝国或冷战时代中国大陆),但作为ST中标志性之一的外星种族(最有名的自然是武夫同志了)其人气一直都在二者之上,克林贡语同spock的双指V手势(live long and prosper)早已成为GEEK世界中的经典应用,闲话少叙,仅以此套由不同艺术家创作的KlingonArt插图向伟大而勇猛的KLINGON致敬吧:DaHjaj SuvwI”e’ jiH(今天我是个战士!)

《star trek magazine》from Chris Legaspi


From the House Of Korax.

Worf, by Herb Leonhard


Birds Of Prey, painted by Sonia Hillios.

Legendary Space Encounter by Randy Asplund


2300 Space Melee by Randy Asplund

Klingons Crossing the Delaware, by JudgeFang

左:Worf’s Bat’leth   右:K’Mona Leesa, by Mark Brill

Kingon Hunting Party by James Cukr

Cover to Klingons: Blood Will Tell #3 by Joe Corroney.

Unused Klingon Battlecruiser concept art by John Eaves

Beauty And The Beast by MalyTrakTorek

Klingon model box art by Rick Wawierna

手绘元祖初代克林贡宣传海报,上世纪七十年代就已被人买走

The cover of Vanguard 3: Hot Pursuit by David Mack, by Doug Drexler

Klingon ships, from Ships Of The Line book cover, by Doug Drexler

Klingon skull made by the late Greyzon Productions

大猿魔

伊尔蒙,又名乔宇宙乔达摩,亚历山大,西罗夫斯基,川添拓海,玩具机器,金刚大猿魔等。雄性,满洲八旗后人,喝西北风长大的东北人的兔崽子,疑似潜在狂躁症患者,性良,天生左右不分,随时变身。老男孩与忽悠王,没头脑与不高兴。口味儿贼重,爱酒决不酗酒,热爱飞行,紧急迫降,具有人狼与吸血鬼家族的光荣传统,正所谓乱世出枭雄,但却不幸往狗熊方向发展,实为报应。广阔天地,大有所为,余生漫漫,唯以心平气和,血脉贲张,度其时日。然天降大任于人,必先折磨其成标准配置之金牌受虐狂,鄙人无德无才无貌无钱,有爱无恨,尽心尽力,为畜生服务,是也。

您可能还喜欢...

1 条回复

  1. Tking1000说道:

    哇。。。其实我是个TREKKER。。。。终于有人搞ST了。。。泪流满面。。\r\n\r\nTNG的克林岗戏份最多,看得最爽。。。可惜VOY和DS9克林岗人戏份少了不少,有些遗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