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0部SF影像 1/4


这里所谓的“SF”并非一般意义上的科幻小说/电影(Science Fiction、Sci-Fi),而是“Speculative Fiction”之缩写。
Speculative Fiction,在日本被译作“思弁小説”(即思辨小说),在国内则通常被译作“推测性小说”。

“Speculative”这个词本身有着“思考的,思索的,推测出的;投机的,投机生意的;带着疑问的,好奇的;揣摩的,忖度的,试探的;投机性的,风险性的”等多重含义,因此在限定的同时也有很好地广义性,恰当地概括着这种“Ficton”的性质。
Speculative Fiction,作为一个包含各种幻想类题材小说的概括性术语(umbrella term),可以包含科幻小说(science fiction)、奇幻小说(fantasy)、恐怖小说(horror)、超自然小说(supernatural fiction)、超级英雄小说(superhero fiction)、乌托邦与敌托邦小说(utopian and dystopian fiction)、末日与末日后小说(apocalyptic and post-apocalyptic fiction),以及架空历史小说(或称之为“异化历史”、“错列历史”,alternate history)等等。
这一集成概念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可以很好地解决当下“SF”的界定问题:
“SF不单单是指科学幻想小说,而是指包含一切具备一定逻辑性推测特征的幻想小说。”
形成这一概念或是观念,形成一种可以达成广泛共识的思维定式,相信可以避免不少混乱的现状,比如说软硬科幻之争、武侠修真算不算奇幻、穿越算奇幻还是科幻、韩松的小说算不算科幻小说等等。《科幻世界》可以登正统的不必要引发争议的科学幻想小说,但如果遇到界线模糊但好到不忍扔掉的作品,也可以丢进“specfic”的栏目中去,以前某个叫作“模糊地带”的栏目是顶好的。
与其软硬的无聊争论,不如着重讨论幻想小说的轻重之分。而对于现状过于死板的划分界线的思维定式,恐怕也是不少人对科幻创作悲观的根源祸首。
时下不少的幻想小说创作都是应景的即兴作品,无聊、乏味、同类作品的量产复制,上千上万地产出也只是轻若鸿毛,不具备传承之重,甚至连娱乐的功能也很弱,形成地摊化文化的可能性根本没有。《九州幻想》的母系氏族、末日城市系列倒是有型,不过也有局限性,过于小圈子主义。
这些作品多为浮躁的时代性表层产物,就像头皮屑那样的东西;当然,现在的情况可能就是这样,因为有这样的东西,人家的海飞丝和飘柔才卖得出去,而蠢读者就是这样年复一年培养出来的,明智一点的都下公车了。
不像日本的轻小说所具备的商业属性,怎么卖也卖不出多少,也卖不出一个凉宫或物语系列,三体好像成了这个局面下现有体系的唯一救命稻草但可惜也引发不了一种产业模式的量贩效应,这方面,产业链的不完善当然难辞其咎,而竭力营造明星效应又造成了另一个很奇怪的现状。最近我听说郭敬明误食毒蘑菇,结果发疯毁了近200万某体积的森林盖山寨,可能还不包括268元的限量版纤维制品。这么贵,森林也好死得冥目了。
引发了这场自以为口味卓越的阅读风潮的有关方面该为此感到羞愧,这可能不是个公德心问题,而是智商问题,公车理论、九零后泛滥什么的借口简直就是想象力匮乏的绝症症状表现。
灵魂就坐落在大脑深处的微小腺体里,笛卡尔说。商业做不到成功,小说阅读方向的引领也完全失败。因为没有灵魂。我觉得让人激动人心的幻想小说,不去说语言质感和叙述结构的革新,首先令人激动的应该不单单是故事中人物的互动,世界观本身更应该是激动人心的,而组织世界观的便是一套特立独行的逻辑系统。一套独一无二的法则。
比如说架空类中的九州,六大种族十二星辰魔法就是这样的逻辑所依存,而不是一张三陆一海的地图。
六大种族和十二星辰魔法的唯一性能延伸出什么有趣的东西来,这才让人期待,而不是三陆一海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人与人之间的史诗。那当然也重要,但换作另一块海陆难道不是同样上演!?英雄无敌的故事也不单单是发生在埃拉希亚的,也可以在历代记中天堂地狱之间叱诧风云。
《重力的使命》中“重力”可以作为一种构建推测性故事的法则存在,《宾克的魔法》中的魔法和《安伯志》中的影子世界同样也可以,主要就是说为了达成世界观让独特逻辑自洽维续的问题。科幻或者奇幻,有那么重要吗?克拉克第三定律说的好,任何非常先进的技术,初看都与魔法无异。反过来看,所谓魔法,只要创造相应条件,也许就可以解释成是先进技术产生的了。
只要有作为故事可推测性发展的逻辑的存在,即便是虚构的逻辑、特别是虚构的逻辑,并能做到自圆其说的程度,那就可以被称为SF了。
灵魂就坐落在大脑深处的微小腺体里,作为故事进展的可推测性逻辑(法则)便是那样的微小,但却是世界观的灵魂。Speculative Fiction的SF,不是Science Fiction的SF。
另一方面,Speculative Fiction,与其“推测性小说”或者“逻辑性推测小说”这样的命名,事实上理解成“推测性虚构”“逻辑性推测虚构”是不是更好呢,这样,不仅仅是对幻想类题材小说的一个包容性概念统称,不单单指文学创作(Speculative Literature),而且范围可以进一步包含影视、动漫作品等等。
而以下便是在这样的概念考量下对2009年SF类电影、剧集、动画的一张个人名单推荐(先行25部电影、迷你剧与电视电影、以及动画电影)——


首先的part1的五部电影都在叙述结构上有着过人之处:
『绅士布朗科』(Gentlemen Broncos,Jared Hess)
『无姓之人』(Mr. Nobody,Jaco Van Dormael)
『恐怖游轮』(Triangle,Christopher Smith)
『黑暗乡村』(The Dark Country,Thomas Jane)
『鱼的故事』(中村義洋,Fish Story)


绅士布朗科》是Jared Hess(1979)第三部长片,也是Jared Hess & Jerusha Hess夫妻档编剧的三度合作,复古风向的戏中戏加上Zager and Evans乐队的《In the Year 2525》,让怀旧氛围无与伦比。

《无姓之人》是比利时导演Jaco Van Dormael(1957)自上部作品《第8日》(The Eighth Day,1996)后近十三年来的新作,自编自导的他在近未来以不可靠叙述者构建了一个关于过去的超现实主义身份迷宫。

《恐怖游轮》是英伦导演Christopher Smith(1970)自编自导的第三部长片,简而言之,可称之为恐怖版《偷天情缘》(Groundhog Day,1993);Christopher在新作《黑死病》(Black Death,2010)中尝试了全新的戏路,在不同意味的恐怖定义上继续施展才华,但这跟把什么题材都以恐怖片之名下套子的M. Night Shyamalan(1970)有着本质的不同,因为为了恐怖而营造恐怖并非前者的目的。

《黑暗乡村》是演员本业的Thomas Jane(1969)自导自演的第一部长片,Film Noir格调下的闭合叙述结构,讲述了害人害己的谋杀故事。作为多部迪斯尼动画编剧的Tab Murphy担当了本片剧本,他的下一部编剧作品将是一部直发录影带的超级英雄动画电影《Superman/Batman: Apocalypse》(2010)。

《鱼的故事》导演中村义洋(1970)在此前也曾拍过伊坂幸太郎原作的改编电影即《鸭子和野鸭子的投币式自动存放柜》(アヒルと鴨のコインロッカー,2007),与本片相似,故事都有着精巧的结构,而本片则可称之为末日背景下的非线性叙述经典。有网友对这部改编自伊坂幸太郎短篇小说的电影的评价是:伪史诗、伪科幻、伪纯爱、伪诡异、伪摇滚、伪励志、真情怀。总结起来,就是很有爱。本片的编剧林民夫之后与中村义洋继续合作,将伊坂幸太郎的另一部作品《金色梦乡》(Golden Slumber,2010)也搬上了屏幕,同样地,宅男与音乐继续是故事驱动的主要因素。


part2的标签是“文艺腔”,五部作品或多或少都带着点超现实主义情结:
『无情』(Heartless,Philip Ridley)
『冷冻灵魂』(Cold Souls,Sophie Barthes)
『空气人偶』(空気人形,是枝裕和)
『野兽家园』(Whe the Wild Things Are,Spike Jonze)
『可爱的骨头』(The Lovely Bones,Peter Jackson)



《无情》是英伦怪才Philip Ridley(1967)时隔十四年的出山,他的上两部电影长片是The Passion of Darkly Noon (1995)以及The Reflecting Skin(1990),作品秉承并延续一直以来的魔幻现实主义特征,画面配乐呈现都相当成熟。学画画出身的Philip在欧洲、日本等地都办过画展,而从学生时代开始,他就投身于舞台剧的创作与表演,并以此为契机开始了最初的电影短片摄制;此外,他还是个作家,写过一打以上的小说;作为摄影师的他,则举办过无数次摄影展;他还写诗,并为自己的电影创作歌曲,可谓多才多艺。影片荣获2010年葡萄牙奇幻电影节最佳男主角、最佳导演和最佳影片奖。


《冷冻灵魂》是女导演Sophie Barthes首部自编自导的电影长片,据称创意来自一出梦。这部电影很像是《杯酒人生》(Sideways,2004)的延续,只不过困惑的主角由作家换成了演员;另一方面,买卖灵魂的诊所型公司以及Paul Giamatti真人秀式的演出,故事格调以及某些设置上与《傀儡人生》(Being John Malkovich,1999)、《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2004)几近相似,Sophie因此被戏称为女版Charlie Kaufman。不过,只一部作品很难断定导演的真正实力,很难断定是否真能与Charlie Kaufman伯仲,特别是在相似性创意如此雷同的情况下。


《空气人偶》为是枝裕和(1962)第七部故事长片。早稻田大学文学系毕业的是枝裕和在作品内质上充满着一种生活气息的沉淀,一种厚重感,即便是这样超现实感觉的幻想题材,这一点上,其实在前作《下一站,天国》(After life,1998)中表现得更为明显。


《野兽家园》根据Maurice Sendak六十年代的儿童绘本改编,全书除了插画外,其实只有短短10句话。Maurice在九十年代初就找上了Spike Jonze(1969),那时候他还没拍出《傀儡人生》和《改编剧本》,Spike最初打算把本片拍成动画片,但2005年正式开拍时剧本终于从原作的10句话变成了111页,而过程中东家也从环球换到了华纳。虽然华纳给了9000万预算,但上映却几度推迟,最终原本2008年上映的电影终于推迟到了2009年,可谓命运多舛。另,本片是有史以来第一部完全用IMAX格式的胶片拍摄而成的故事片。


《可爱的骨头》根据Alice Sebold的同名小说改编,是一个关于恋童癖受害者亡灵小姑娘的故事。尽管原作被称为“最不可能改编成电影的作品之一”,但对于拍过《魔戒》、《金刚》的Peter Jackson(1961)这不过是中场休息,而且更有理由相信,《霍比特人》的指挥棒极有可能最终被他接过。该说Guillermo del Toro(1964)终于醒悟,不过已经浪费多少时间了啊。


part3,迷你剧和电视电影:
『囚徒』(The Prisoner,Nick Hurran)
『虚空』(Virtuality,Peter Berg)
『三脚妖之日』(The Day of the Triffids,Nick Copus)
『太空堡垒卡拉狄加:计划』(Battlestar Galactica: The Plan,Edward James Olmos)
『死神有约:死后的生活』(Dead Like Me: Life After Death,Stephen Herek)


《囚徒》是AMC的第三部剧集,六集迷你剧,由Bill Gallagher编剧,英国导演Nick Hurran(1959)执导,翻拍至六十年代同名冷战背景剧集。另一位英伦导演Christopher Nolan(1970)原有同名电影翻拍计划,2006年TDK还未开始前的立项,2009年宣告破灭,但他开拍了《盗梦空间》(Inception),某种形式上的延续,因为它们的主题都是:发生在意识层面上的故事。民间流传的《盗梦空间》偷师今敏《盗梦侦探》(Paprika,2006)的说法其实是没有根据的,从时间上来说,反而是《囚徒》的电影版计划的破灭催生了《盗梦空间》。这个翻拍版本虽然还不至于被认为空有意境,但这总算是一个近乎纯文学意味的影视范本,同时可以视作类赛伯朋克题材作品。

《虚空》原本的打算是将太空歌剧、赛伯朋克以及西部片甚至各多类型混搭起来的一个有趣尝试,但最后告于流产,止于一部Pilot,被当作电视电影来播放了。剪刀手FOX的又一牺牲品。作为前一年BSG的电视电影《太空堡垒卡拉狄加:利刃》(Battlestar Galactica: Razor,2007)的编剧,Michael Taylor与Ronald D. Moore(1964)一起参与了故事构建并执笔了剧本,他是BSG系列的助理制片,同时他也将参与BSG系列最新的网络剧企划《太空堡垒卡拉狄加:血铬》(Battlestar Galactica: Blood and Chrome)的创作。执导本片的是《全民超人》(Hancock,2008)的导演Peter Berg(1964)。

《三脚妖之日》原作是John Wyndham的同名小说,正式译名是《三尖树时代》,但因为历史原因,前者的译名可能会让很多人心生亲切感。相对这个全长180分钟分为两部分的迷你剧版本,《三脚妖之日》在六十年代曾被拍成过电影,而八十年代有另外一个六集的迷你剧(26 min/episode)版本。这个翻拍版本,除了时代背景的更改,苏联油料作物更是成了非洲来的石油替代品作物,而导致全球多数人失明的绿流星被太阳风暴所取代,事实上这样的设定修正让故事看起来更加地合乎情理,因此可以说是个相当不错的翻拍版本。本片的导演是Nick Copus(1966),编剧则由Patrick Harbinson和Richard Mewis共同担任,虽说是BBC出品,但主创人员其实大多是美剧班底,即便大家是英国人没错。英语国家人力资源互通有无相当之方便。

《太空堡垒卡拉狄加:计划》的编剧Jane Espenson可以说是Joss Whedon系与Ronald D. Moore系的界沿线,两边主创的剧集都参与不少;而本片的导演则是剧集主演”Adama” Edward James Olmos(1947),他在BSG正剧中就曾执导过其中4集。相对于之前相当于外传的《太空堡垒卡拉狄加:利刃》,这部正剧结束后的直发录影带电影有点总集篇的意思。托微软的福,这部电视电影似乎还在影院局部上映过。除了发售DVD与蓝光的主要途径,在Syfy上也是播放过的。




《死神有约》是鬼才Bryan Fuller(1969)主创的一部剧集,播放于2003至2004年间,共两季,最后是被Showtime取消了的。这样过了五年,居然又推出了这么一部直发录影带电影《死神有约:死后的生活》,虽然不比《萤火虫》(Firefly,2002)时隔两年出部真正的大荧屏《宁静号》(Serenity,2005),但也该知足了。事实上因为MGM近年来岌岌可危,这很可能是种敛财手段,不过,请了《101斑点狗》(101 Dalmatians)的导演Stephen Herek(1958)执棒,编剧也延用原班底的John Masius和Stephen Godchaux,足够诚意了,而作为粉丝来说,怎样都是喜闻乐见的,毕竟,那个被太空马桶砸死并升级成死神的马脸姑娘又回来了。


part4,科幻、恐怖电影之“复古风潮”:
『堕入地狱』(Drag Me to Hell,Sam Raimi)
『失落的大陆』(Land of the Lost,Brad Silberling)
『外星人入侵』(Alien Trespass,R.W. Goodwin)
『西部牛仔太空歌舞剧』(Stingray Sam,Cory McAbee)
『邪恶之屋』(The House of the Devil,Ti West)


《堕入地狱》算是Sam Raimi(1959)的回归之作,当年的鬼玩人系列是多么的B啊。不过一百分钟的片长对于恐怖片来说还是稍长。这部复古风恐怖片的编剧除了Sam Raimi本人外,他的老哥Ivan Raimi也有参与;Ivan之前就参与过Sam《蜘蛛侠3》(Spider-Man 3,2007)、《魔界英豪》(Army of Darkness,1992)、《黑侠》(Darkman,1990)等片的编剧;此前医生出身的Ivan不仅客串了鬼玩人系列中的一个角色也同时在此期间收获了女人心。他们的弟弟Ted Raimi则在本片中客串了一个医生角色,Ted还曾在Sam导演的蜘蛛侠系列以及鬼玩人系列、制片的《探索者传说》等影视剧中出过镜。Ted受过Bruce Campbell照顾(babysat),Sam Raimi与Bruce大叔的基情始于高中,因此他们的关系渊远流长,合作过不计其数——但并未在此作现身,大概是忙着拍《黑名单》(Burn Notice)吧。说远了。

《失落的大陆》片名看起来很像是改编自Arthur Conan Doyle的《迷失的世界》(The Lost World),但其实它是七十年代同名剧集的翻拍;而它的主创班底,自然而然地,包括导演Brad Silberling(1963)以及编剧Chris Henchy和Dennis McNicholas,乃至一干演员人众,几乎都有美剧从业经历。在2001年的电影《白烂贱客》(Jay and Silent Bob Strike Back)中,Will Ferrell的角色叫Marshal Willenholly,而这个角色的名字正是源自70年代版剧集中角色名字的组合,而这次Will Ferrell在这部翻电影中的角色便是DR. Rick Marshall,原剧中的Will Marshall和Holly Marshall在电影中变成了Will Stanton和Holly Cantrell。

《外星人入侵》的导演R.W. Goodwin曾是《X档案》(The X-Files)的主创之一,他的妻子Sheila Larken在《X档案》中大概有十几集的戏份。也许是对正儿八经的外星人厌烦了,于是转而拍了这样一部五十年代风的正儿八经外星人入侵戏,正儿八经但其实到处是kuso,最后那个摸摸照片开车扬长而去的场景甚至恶搞了终结者。

《西部牛仔太空歌舞剧》在复古风的基础上混搭了西部片与歌舞剧电影特征。自编自导自演的Cory McAbee(1961),这位兄台在自己的上部电影《美国宇航员》(The American Astronaut)中也干了自编自导自演这挡子事,影片同样也是歌舞升平的科幻喜剧基调。

《邪恶之屋》是八零后Ti West(1980)自编自导的第三部恐怖长片,当然,他也在影片中客串;09年度除了本片外,Ti还执导了《尸骨无存 2》(Cabin Fever 2: Spring Fever)。卡朋特+哥布林式的片头配乐,从头至尾的复古字幕,以及老派的恐怖片过程,甚至过于老派,结果让结局毫无惊喜:女友人突然被爆头是惊喜,但一直等待着片尾的女主角再来个什么异形破膛而出,结果却什么也没发生。


part5,“创作与技术革新”——定格动画与动作捕捉技术:
『了不起的狐狸爸爸』(Fantastic Mr. Fox,Wes Anderson)
『鬼妈妈』(Coraline,Henry Selick)
『惶恐小镇』(A Town Called Panic,Stéphane Aubier & Vincent Pata)
『圣诞颂歌』(A Christmas Carol,Robert Zemeckis)
『阿凡达』(Avatar,James Cameron)


《了不起的狐狸爸爸》是20世纪福克斯电影公司(Twentieth Century Fox Film Corporation)制作的第一部定格动画,简直就是量身打造,这也是文艺怪中年Wes Anderson(1969)的动画处女作。影片在英国伦敦摄制,采用了尼康第一款全副数码单反相机D3拍摄。影片改编自Roald Dahl七十年代的少儿读物,电影上映两天后,改编自Maurice Sendak六十年代儿童读物的《野兽家园》上映,《野兽家园》差点也被拍成动画;有理由相信,这是一次四十不惑怪叔叔们的集体拐骗正太萝莉事件。
狐狸爸爸George Clooney去年不曾走运过,《寡佬飞行日记》(Up in the Air)奥斯卡六项提名一个没中也就算了,颗粒无收,连这部《了不起的狐狸爸爸》的奥斯卡提名也不曾有运,两个提名(最佳动画长片和配乐)都被《飞屋环游记》(Up)拐走,蛋打鸡飞。虽说最近迪斯尼高调宣布退出安妮奖,但现在被迪斯尼收购了的皮克斯再加上迪斯尼本身的渊源流长历史,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也几乎可以说从今被他一家独断了。哪天如果你也退出奥斯卡那就了不起了。奥斯卡动画长片获奖作品类型的越来越单一,某种程度上制约了动画风格多样化的发展,比如说,你可能在有生之年永远看不到一部纯正恐怖片风格的奥斯卡动画长片。好莱坞的动画定位其实跟天朝相去不远。


《鬼妈妈》改编自Neil Gaiman的短篇小说,起初Henry Selick(1952)正准备和Wes Anderson共同执导《了不起的狐狸爸爸》,但不久后他离开狐狸剧组,导演了这另一部定格动画。不知他是不是有当心再一次被名份所淹没,因为你看,人们说到《圣诞惊魂夜》(The Nightmare Before Christmas),首先想到的不是他而是Tim Burton,事实上那部定格动画的另一个官方标题就是“Tim Burton’s The Nightmare Before Christmas”。能怪谁呢,官方吗?

《惶恐小镇》,或称《惊恐小镇》,比利时定格动画,根据2000年的系列动画短片而来,Stéphane Aubier(1964)和Vincent Patar(1965)共同担当了剧本和导演之职,讲述的是牛仔、马、印第安人、以及50万块砖头的生日礼物引发的荒诞故事。
“不同的文化冲击创造了丰富有意思的世界,怎么想就怎么做,率性而为没有考虑更多。” 导演Stéphane Aubier说。《惊恐小镇》原本是他的大学毕业设计。

《圣诞颂歌》改编自Charles Dickens的同名小说,历史上原作小说曾多次被搬上屏幕,单是动画就有1973年版的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这是Robert Zemeckis(1951)的第三部动作捕捉动画,如果《贝奥武夫》(Beowulf,2007)也算上的话,虽然跟《极地特快》(The Polar Express,2004)一样赶的圣诞档,作为迪士尼第一部以IMAX 3D方式发行的影片,但却未见前者效应,而Robert Zemeckis下属迪斯尼的ImageMovers Digital动画制作工作室也因此被东家责令于2011年1月关闭,Robert的另一部动作捕捉动画计划《黄色潜水艇》(Yellow Submarine)于是前途未卜。不过,凭心而论,Robert的动作捕捉技术(Motion Capture)可谓日趋成熟,虽然性价比很低,但不失是一个动画技术革新方向。总得来说,一家独大的迪斯尼,作为商人的角色有它不得不考虑的现实。


《阿凡达》是James Cameron(1954)时隔12年后的故事长片,达资高达5亿美金的史上最昂贵电影终也坐得影史票房宝座,上映仅32天就在北美收回了5亿。《阿凡达》作为CGI特效制作和3D技术的里程碑之作,同时也是第一部用3D摄影机拍摄而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的作品,虽然最后败给前妻。
动作捕捉技术其实在奥斯卡并不待见,特别是在动画长片方面,有人戏言,如果动作捕捉技术入主奥斯卡动画长片角逐,那么《阿凡达》也该算动画长片了。确实技术革新带来了另一个麻烦,那就是写实与动画的界线越来越模糊,势必多少年后,就写实还是动画的争论会变得跟如今软硬科幻的争论一样蛋疼。也许未来将不会有演员,演戏的都得去领张动作捕捉技术从业许可资格证,满屏幕将都是美不可方物的虚拟人,满屏幕都是阿凡达。
新近奥斯卡更新了对入围最佳动画长片资格的相关条款:一部动画长片必须是一部片长达到40分钟以上的电影,它的动作和角色表演必须使用逐帧动画技术,而动作捕捉动画就其自身而言不能算是逐帧动画;此外,影片的主要角色必须以动画形式呈现并且动画必须占到片长时间的75%以上。
《阿凡达》全片有六成场景是全CGI制作,其中,大量的动作捕捉技术被应用。差一点就名符其实了。
迪斯尼对ImageMovers Digital弃之不顾是不是因为事先听到了风声?
奥斯卡恐怕迟早得另设个单独的CGI&动作捕捉电影奖项,说不定60%会成为标准的分水岭。

TBC…

恶魔的步调

alpha,kaito,len,恶魔的步调,郭亮……全马甲狂潮

您可能还喜欢...

15 条回复

  1. Godannar说道:

    吐个槽:\r\n\r\n如果按这个“理论”划分的话,《傲慢与偏见》《曼斯菲尔德庄园》也可以算是SF作品,这一点纳博科夫已经讲得很明白了——但显然它们是不能进入这个榜单的。Heinlein当初提出这个概念的动机和Kaito你的差不多,但他并没能把这个词儿变成主流用语。事实证明,Speculative fiction这个概念过于模糊了,以至于消解了这个词被创造时所赋予的使命,这就和“中二”这个词如今的情况是一样的。当大多数人无法在定义上求得统一时,这些模糊的名词很容易变为方便自己叙事的个人解释,而缺乏语言应有的交流用途。

  2. 恶魔的步调说道:

    要得不就是模糊吗,哈哈。模糊的同时又有相当的界定。\r\n\r\n《傲慢与偏见》之类注重的是人之间关系的构建,而不是世界观,怎么说呢,我的理解就是speculative fiction指的是硬件的构建,注重硬件的构建,让之存在有合理性,软件的问题是其次次的,并不应该着重来描写,能做到兼顾融合当然是最佳,就比如说韩松的小说吧,很直观,真能称之为科幻小说吗?但他是在构建一种世界观吧,《地铁惊变》也好《暗室》也好。

  3. plidezus说道:

    这么多。。。mark下慢慢看了。。\r\n仅仅看了鬼妈妈…………

  4. Godannar说道:

    “那么,先生,诗到底是什么呢?”\r\n“唉,先生,说诗不是什么倒要容易得多。我们都知道光是什么,但是要真正说清楚光是什么,却很不容易。”\r\n\r\n一个人有教养的标志在于,他能在问题性质的许可范围内追寻每一类事物的精确含义。\r\n\r\n\r\n——亚里士多德《尼各马可伦理学》

  5. 恶魔的步调说道:

      唉,先生,说诗不是什么倒要容易得多。\r\n\r\n  其实这个就好比是Speculative Fiction和Science Fiction,我们确定了它们的从属,那么再不去讨论软硬问题,按照所谓“科学幻想小说”,将不是或不清楚是不是此SF的随时丢入另一个SF,而前者又包含于后者。这样算不算在问题性质许可范围内追寻每一类事物的精确含义?\r\n  而且在Speculative Fiction这个范围内,确实是能尽可能地进行精确分类的啊,前面说到的,可以细分为:科幻小说(science fiction)、奇幻小说(fantasy)、恐怖小说(horror)、超自然小说(supernatural fiction)、超级英雄小说(superhero fiction)、乌托邦与敌托邦小说(utopian and dystopian fiction)、末日与末日后小说(apocalyptic and post-apocalyptic fiction),以及架空历史小说(或称之为“异化历史”、“错列历史”,alternate history)等等。\r\n  而且这毕竟只是个概括性术语(umbrella term)。况且我并非说要形成一个定义,而是说得形成一个概念、观念或是思维定势。事实上我也不是那种喜欢特别精确、鲜明界线的人,相比我更喜欢混沌,混沌才让人有寻找有序的欲望,而且能涌现出很多有趣的东西来。说句残酷的,如果没有上两次世界大战,这个世界将不会是这个世界。

  6. 大猿魔说道:

    只要你世界观跟体系架构的OK就行,分类这东西永远不会有明晰跟定论,要不然怎么会出现分类学的概念,说到底还是为了工业化消费化的需求~

  7. 善逛网说道:

    我只看,暂不吐槽~~~~~

  8. 恶魔的步调说道:

      民间流传的《盗梦空间》偷师今敏《盗梦侦探》(Paprika,2006)的说法其实是没有根据的,从时间上来说,反而是《囚徒》的电影版计划的破灭催生了《盗梦空间》。\r\n  (果然如此,参见访谈:\r\n  - 您知道日本动画导演今敏(Satoshi Kon)吗?有人说《盗梦空间》是从今敏的几部作品得到了灵感,比如《红辣椒》(Paprika)。\r\n  - 哦,我没有看过他的作品,但是有观众看过《盗梦空间》后跟我提起过他。但我还没有机会与他见面。现在我对他和他的作品很感兴趣。)\r\n  或者可以理解为,他大概觉得《盗梦空间》和《囚徒》有撞车的嫌疑,因此选择了自己的原创,而不是翻拍。

  9. 大猿魔说道:

    诺兰基本不怎么看动漫滴~前几天网易的前同事还问我这茬儿,谣言传得真是快。。。

  10. movica说道:

    先Mark一下,慢慢看~

  11. 阿书说道:

    绝对要Mark~~慢慢琢磨~~

  12. 让我感谢你,赠我空欢喜说道:

    M之,诱人的电影列表。

  13. 锦*犀照│兔子说道:

    不错的,要收下了~~

  14. Tking1000说道:

    我靠。。。信息量真足。。。看的很过瘾。。

  15. 说道:

    非常感谢楼主 精彩文章 图文并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