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灵》的直升机“走光”

shining-mistake
 
这是电影史上最著名的穿帮之一:《闪灵》的开场航拍戏,直升机影子进了画框
鉴于库布里克“完美主义者”的声誉,这个简单错误多年来被偏执粉丝强加解读,硬要找出合理存在的缘由
为此,当年航拍的掌镜者Jeff Blyth最近现身说法,为库布里克专业非官网visual-memory详述了这场戏的拍摄经过:

***********************************
关于《闪灵》的直升机影子
Jeff Blyth

最近浏览Kubrick FAQ网站时,我注意到跑上来第一个问题就是关于《闪灵》里的直升机影子。也许我能给答案作点贡献。我就是摄制时的直升机摄影师,当时在为MacGillivray-Freeman Films效力。
是Hawk Films找我们去Glacier National Park做点直升机航拍第二组(second unit)活儿。当时说有个英国团队在拍地面部分,比如黄色大众车侧行的镜头。除此之外,另一支直升机团队在俄勒冈Mount Hood山的Timberline Lodge拍摄大众车到达的戏份。我们还听说Kubrick已经派一名摄影师在Timberline住了几个月,从固定位置在不同光线、天气条件下拍摄旅店,供作资源库,后期时哪种条件需要哪种定景镜头就找出来用。
我们组成一支小团队,开车去了Glacier National Park,在St.Mary’s Lodge设了大本营。就跟小说核心背景一样,我们真在那里住过了旅店冬天打烊的全过程,足有大半个月,从9月到10月。我们到达时树叶尚未变色,但很快就开始航拍了,好努力揣摩Kubrick想要的效果。当时的安排是把未曝光的底片直接送去英国,所以我们从没看过任何拍到的样片,除了取景时膝盖上搁的那个超小黑白监视器。开始拍摄时,接到的指示是想怎么拍就怎么拍,没有具体指示,只要拍到大众车开向山岭就行了。我在网上读到过文章说,身在英国的Kubrick是通过无线电遥控什么的完成了这些镜头,这太可乐了。出发前我们和他电话沟通过,我向大家保证,除了去拍一辆科罗拉多州牌照的大众车,他没作任何具体指示。此外还谈到了一点:大众车要跑两趟,就跟书里那样。第一趟是Jack Torrance去Overlook旅店面试,也就是我们要拍的那场。他的第二程是和家人在一起,大众车还得自己拖辆二轮挂车。这部分和我们无关,我们航拍的目的只是用作开场戏。英国第二组会搞定第二程的戏份,全从地面拍。他们也会给驾车内景戏拍背景。
下面这个月里,利用公园不同的景我拍了各种样的镜头。我们未被准许在公园降落,所以有时候得尴尬地低空盘旋,让Greg MacGillivray从大众车(他是驾驶员)出来擦摄影机镜头。那季节很容易招虫子,所以这类情况发生得挺频繁。根据时间早晚和天气状况,我们有一堆场景套路来拍。比如说,充足的午后光照下,我们可以深入公园内部,之前早在那边反复排练过各种拍法。早晨无风时,我们可以试着在Going To The Sun Road的低位拍,或是掠过St. Mary’s Lake。就是这时候我和飞行员想出了点子:先紧跟汽车后保险杠,然后让车子从一旁开,我们直着飞过去。拍这些镜头没有交通管制相助,所以只能在附近看不到车辆时才拍。我们可不想把其他车子吓一跳,跑岔道出什么事故。拍这些镜头时,直升机桨叶伸出来盘旋在大众车顶上。因为摄制主要得仰仗天气状况(尤其是无风条件),光线和影子的问题有时就得靠运气了。飞得离车子那么近,我只能全神贯注于那个小小黑白监视器(飞行员看不到),指导飞行员再往前靠。可以向大家保证,我们才顾不上影子的问题呢,哪怕它真能从监视器上显示出来(实际看不到)。不消说,既然样片没看就被寄走,我们得仰仗剪辑团队挑出他们喜欢的内容。拍摄时我们用到了全幅胶片,但监视器上有1.85遮幅的指导线,我们知道这是影院放映的画幅。全幅拍摄的主因之一是,能让剪辑师在拼片头戏时有对画面上下微调的可能性。我们用了超广角镜头拍摄,这样能帮助减轻直升机的震动感,但也意味着想填满画框得离对象更近了。那年代还没什么陀螺稳定平台(gyro-stabilized mounts )。要是阵头风把直升机吹偏一小会儿,一条戏就毁了,得重头再拍。
在摄制期的尾声阶段,老天爷突然给了我们一些可爱的秋日色彩,和非常平静的清晨气流。我们赶紧出去拍了之前已经演练很多遍的相同场景,拍下来的多数内容被放入了最终成片。直到在华纳放映会看过成片,我们才知道Kubrick废弃了第二程大众拖挂车的想法。他多用了些我们航拍的无挂车大众镜头来代替。到达Overlook旅店那场戏,直升机桨叶清晰可见那个,不是我们团队拍的。
MacGillivray-Freeman Films还拍了Halloran的飞机在雪地降落的镜头(那是真的丹佛机场)。我们在取行李处用隐藏摄影机拍了些背景镜头,用来与英国拍的Halloran拿行李的绿幕镜头做合成。我不清楚他打电话的镜头是否也用了这背景。此外,我们还拍了些他在雪中驾车经过其他车辆的夜景镜头。找到匹配的车——一辆黑色AMC Matador——可把我们难住了,因为Halloran的戏是Kubrick在英国拍的,当地租车市场可选的美国车非常有限。记得没辙的时候,我们在丹佛到处转找合适的车,招呼别人停下看同不同意让我们拍。
最后再提一点,也许有感兴趣的。看有人提到Halloran“接收”Danny心灵感应那一刻。MacGillivray-Freeman Films被雇来拍场精心设计的特技戏,上面说的那辆AMC Matador沿着Pacific Coast Highway开,突然间漂到中线上,几乎一头撞到反向开来的半挂车。我们团队有几位危险地吊在摄影车车头,直直开向那辆半挂车,所以看到成片时大家有点失望:这场戏被全部删去,换成一个很简单的镜头,Halloran在自己公寓里有了感应。当然,那一刻Scatman演得真不赖。
那么成片留下的影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想Kubrick纯是喜欢那些镜头,并不关心影子存在。我得说录像带首发时,看到这些影子真把我吓着了,因为正如我们原意,影院放映时看不到这些。
(按:Jeff Blyth这里的说法未必准确,照很多老影迷的回忆,直升机的影子在影院遮幅放映时也存在)

汽车大师

汽车大师的所有帖子都非常简单,大多描写这样一个主题:在一轮银色的月亮之下,男孩遇上了女孩,然后,月亮就在没有任何充分理由的情况下爆炸了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