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地带》:一半主旋律,一半病毒梦

p455801354
如果你最近时常打开苹果的APP STORE,也许总能看到在付费游戏下载排行榜上的前五位有这样一款名为《瘟疫公司》(Plague Inc.)的手游,大大的生化危机ICON足够你放下滑动滚动条的手指而迫不及待的点进去仔细的看一看这是一款怎样的游戏。事实上这是一款2012年5月就已经上线运营的手游,而他近期屡次爬上排行榜的原因基本上和正在爆发的埃博拉病毒和正在上映的电影《猩球黎明》有些许关系。当然你很轻易的就可以在这三者之间找到一个共同点:即他们都或多或少的与传染病毒挂钩。《瘟疫公司》主打反人类的游戏设定,玩家要相当努力的在全世界范围内尽可能的传染变异病毒,胜利的条件只有一个:灭绝全人类;《猩球黎明》论述猿族与人类之间的恩怨情仇,而双方此消彼长的重大因素也是来自于变异病毒;当然最后还是要回到当仁不让的主角身上,如果说前二者多少还带着点儿中二的影子,那么埃博拉病毒则一直在我们的现实世界中忽隐忽现,犹如幽灵梦魇一般潜伏在人类社会的某个阴暗角落伺机而动。当然这么耸动的绝佳题材一定不会被电影人放过,1995年沃尔夫冈·彼德森导演的《恐怖地带》(outbreak)上映,在专注的黑以埃博拉为代表的一众凶猛病毒的文艺道路上坚实的迈出了一大步。
p1476507643
引进大片与病毒灾难启蒙
1996年是内地开始实行引进大片制度的第三个年头,也许很多人已经忘记了当初有哪些影片上映,我们不妨先来看看他们以及票房表现:
《龙卷风》(5450万)、《断箭》(5050万)、《勇闯夺命岛》(4770万)、《蒸发密令》(4580万)、《恐怖地带》(3620万)、《未来水世界》(3400万)《绝地战警》(3280万)、《空中大灌篮》(2410万)
稍有印象的朋友能很轻易的想到,比起1995年《真实的谎言》成为第一部票房过亿的进口大片(内地票房1.02亿)跟之后1998年的《泰坦尼克号》创纪录的3.6亿相比,这一年的引进大片的表现似乎差强人意。夹杂在其中的《恐怖地带》并不起眼,很多观众认为影片的动作场面有限,也没有打造出足够的视觉奇观,而传染病毒的题材看起来显得略微有些怪异,离自己也太远,显然不会激发起中国影迷太多的代入感与联想。影片在上映之初并没有引起过大的观影热潮或者现在动辄出现的现象级话题效应,但不少人则会在脑海中偶尔瞥到另外一部曾经对国人观影记忆有过重大影响的电影:《卡桑德拉大桥》。尽管两者在制作规模,剧情设定,拍摄手法上多有不同,却有着息息相关的表述主题:突如其来的传染病毒对人类造成的影响以及人类自身的欲望投射。
《恐怖地带》在国内影迷心中真正成为准经典并得以流传以及广泛讨论,得益于后续的VCD/DVD时代的传播,绝大多数人甚至不知道它曾经在内地被引进上映过。很多人正是通过盗版碟片初识这部好莱坞灾难大作,得益于观影素养的进步和对类型电影认知审美的提升,不少人通过影片体会到了更复杂的观感。其实对于中国观众来讲,这可能并不仅仅是一部简单的病毒灾难电影,其所揭露的深层因素以及现实意义则可能更具有参考指导价值,尤其在03年非典时期这部电影的网络流传度再创高峰,不少人都在议论影片中的情节与现实的相似之处,起码在当时被半封闭的大学宿舍和普通网民中形成了某种现象级观影热潮,只不过现在很少人再去回溯罢了。虽然自那以后病毒题材的电影大有烂大街之势,不过《恐怖地带》则一直是横亘在中国影迷心中的特殊存在。
p2041306715
病毒大片也要文艺
如果用现在眼光来看,沃尔夫冈·彼德森倒是跟他的老乡罗兰·艾默里奇颇有神似之处:同为德国人,却对好莱坞商业类型电影制作颇有心得,且导演佳作不断。《恐怖地带》是沃尔夫冈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部A级制作大片,之所以选择当时并不鲜见的病毒题材,也是充分考量了市场需求跟影迷口味。影片虽然看似较为俗套,但仍旧比当时的一些好莱坞商业电影高明一些。其不单是聚焦于一场简单的灾变,更多的时候则是在阐述政治黑幕,公共危机处理,环境问题,人性抉择等,而这种通过病毒对人类社会进行剖析的叙事主旨也被之后的很多同类题材所借鉴发挥。病毒往往不是造成最致命伤害的直接因素,随之而来的则是人类自身对于事件处理的失当与鬼祟。沃尔夫冈在影片中适度的阐释了宗教命题上的天谴概念,一方面是人类无度的对自然进行索取破坏,砍伐森林豪捕动物以满足私欲,结果导致病毒扩散;一方面军队或者科学家代表的强权势力为了研究病毒而可以无度的进行屠杀与遮掩真相。这一切最终导致的后果就是更大规模的反噬,如果格局开的更大一些则就是科幻电影中经常见到的后启示录式的悲剧时代上演。
除了主题上的诉求之外,沃尔夫冈在开场使用的长达两分多钟的长镜头也堪称教科书级的示例。其以达斯汀霍夫曼进入病毒实验室作为起点,采用跟随式的越肩视角一镜到底,事无巨细的向观众展示了高科技实验室内的布局,先进设备,日常工作以及群像角色。最大程度保持了空间叙事的连贯性,并巧妙的通过无对白设置和配乐表现出了影片的主基调。影片对场面调度的安排以及叙事节奏的处理也颇为得当,前半程集中在的病毒扩散过程以及人物群像塑造,后半程则将格局收拢在封锁小镇上的病毒源封杀战,前后衔接得当有条不紊。摩根弗里曼与萨瑟兰饰演的军人角色是这部电影的亮点之一,分别代表了一种利益集团中的两个对立面,并通过其中之一的良知觉醒而使影片主题得以升华。这样的处理与霍夫曼饰演的主角同样存在问题,即过于伟光正,英雄主义的光环闪的人眼睛都有些瞎。但这也不妨碍今天我们反复观赏这部电影,因为即便从卡司阵容来看,其凶残程度也足以令人肝颤:达斯汀霍夫曼,凯文史派西,小古巴古汀,摩根弗里曼,唐纳德萨瑟兰,蕾妮罗素。不过霍夫曼的角色其实最早是为哈里森福特所量身定做,而哈里森当年出演的科幻经典《银翼杀手》中的角色则是原定邀请霍夫曼参演。不过沃尔夫冈跟哈里森福特并没有因此擦肩而过,1997年其执导的动作电影《空军一号》(全球总票房:3.1亿美元)邀请了福特加盟并取得了商业上的巨大成功,大大超越了《恐怖地带》(全球总票房:1.89亿美元)。
但票房并不能说明一切,或许用已故著名影评人罗杰艾伯特当年在《芝加哥太阳报》上的评语最为精准公允:“这部电影讲述了一个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惊悚故事,当那些潜伏在丛林深处的未知威胁进入到人类社会,进入到我们的血液当中,就将是一场前所未见的瘟疫灾难”。是的,沃尔夫冈似乎在告诉我们一些预言。
p2041312454
预言梦魇:续集一直在上演
“人类统治地球最大的威胁是病毒”,《恐怖地带》在一开始就引用了诺贝尔得主乔什瓦里德伯格的警句。埃博拉病毒于1976年被发现,而在影片中则将时间调整到了1967年。我们还可以发现一些更有意思的微妙设置:比如影片遵循了大多数传染病源起源于非洲,传染源是哺乳动物,而搭载传染源间接输送的则一定是亚裔角色(影片中是韩国货轮将白脸猴载至美国)的这些潜规则。同时影片也运用了特写镜头来演示病毒的传播过程:如唾液从口中溅射而出被其他人沾染的体液传播,还有通风管道的空气传播,通过具象描绘给大众上了一堂预防课。
对国人来说,将影片中的部分情节与非典时期的经历联系在一起是难以绕过的记忆关卡,监控宵禁,隔离治疗,严防死守,封锁消息以及医疗工作者的可歌可泣无私奉献都可以在影片中找到类似的情节段落亦或是角色影射。不少人因此把影片视为某种意义上的大预言,事实上可能很多人并没有觉察到,影片在1995年3月上映的仅仅一个月后,刚果(金)基奎特市及其周围地区就爆发了埃博拉疫情,发病315例,死亡245例,病死率77%。
不少人都曾经怀疑包括非典,禽流感以及埃博拉等在内的病毒是人造生化武器,这在阴谋论的圈子里始终盛行,不过我们或许可以这样想:起码本片从不需要去拍摄任何续集,因为我们一直就是不断上演的续集中的某个角色。
p2041312136
本文首发刊载于《看电影-午夜场》2014年9月刊

大猿魔

伊尔蒙,又名乔宇宙乔达摩,亚历山大,西罗夫斯基,川添拓海,玩具机器,金刚大猿魔等。雄性,满洲八旗后人,喝西北风长大的东北人的兔崽子,疑似潜在狂躁症患者,性良,天生左右不分,随时变身。老男孩与忽悠王,没头脑与不高兴。口味儿贼重,爱酒决不酗酒,热爱飞行,紧急迫降,具有人狼与吸血鬼家族的光荣传统,正所谓乱世出枭雄,但却不幸往狗熊方向发展,实为报应。广阔天地,大有所为,余生漫漫,唯以心平气和,血脉贲张,度其时日。然天降大任于人,必先折磨其成标准配置之金牌受虐狂,鄙人无德无才无貌无钱,有爱无恨,尽心尽力,为畜生服务,是也。

您可能还喜欢...

2 条回复

  1. 杜边生说道:

    罗杰艾伯特那段话似乎在控诉HIV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